第五百七十八章 二戰!鳳菱(下)

  接下來就簡單了,瞬間轉移,將真正的修羅之瞳送到了鳳菱背后。然后就是第二次靈魂沖擊。
  
  如果霍雨浩想,借助靈魂剝奪之前的威能,這一下他足以重創鳳菱,甚至直接將她擊殺。
  
  但是,他卻并沒有那么做,而只是封住了鳳菱的感知和精神之海,將她擒拿在自己手中。
  
  緩緩朝地面上飄落,霍雨浩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彩,接連兩戰,看上去,他贏的都很輕松。實際上只有他自己知道,這兩戰是經過他大腦高速運轉,將自身優勢發揮到極致,才能如此干凈利落的贏下戰斗的。
  
  從始至終,霍雨浩都沒有半分保留。因為他知道,越是不舍得施展魂力,有可能消耗的就越大。而他接下來還有多場戰斗要進行,雙魂核的回復速度以及他自身魂力的凝厚程度絕對是對方想象不到的。但也同樣不足以幫他支持十場。
  
  所以,他沒有殺掉鳳菱,而是抓住她。一個是給自己一些恢復的時間,另一個嘛……
  
  飄落地面,霍雨浩掀開自己的面甲,鳳菱被他一只手抓著,沒有絲毫放松的意思。
  
  鐘離烏站在那里沒有動,鳳菱落在霍雨浩手中,就算此時是一位極限斗羅再這里,也不可能直接從霍雨浩手中救人。只要霍雨浩釋放出他那鋒銳的暗金恐爪,瞬間就能將鳳菱的脖子絞碎。
  
  “你想怎么樣?”鐘離烏冷冷的問道。大家都是聰明人,他不會喊什么放開她之類的廢話。霍雨浩既然沒有在第一時間擊殺鳳菱,那么,就有的談,他一定是有什么目的。而對于鐘離烏來說,鳳菱十分重要,不但是他的左右手,更是他的妻子。
  
  邪魂師,也并不是沒有感情的!盡管,一直以來,鐘離烏控制鳳菱都不是用感情!
  
  “我要你們的另一位圣女來換。圣女重要,還是副教主重要,你權衡吧。”霍雨浩簡單直接的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是的,他等這一天已經很久了,圣靈教總部究竟在什么地方,他實在是找不到。所以,他一直都沒能找到馬小桃在哪里。
  
  不久之前,他們剛剛氣息日月帝國首都明都的時候,霍雨浩曾經又用精神探測搜尋過,卻依舊沒有發現任何蹤跡。既然找不到,那就只有從圣靈教本身上下手了。
  
  聽到霍雨浩提出的條件,鐘離烏眼神驟然一凝,“白日做夢。”
  
  他當初抓回來的兩大圣女,都是以圣靈教的特殊手段刺冇激,讓她們飛速提升修為。后來藍銀圣女唐雅被霍雨浩他們救走了,就剩下火鳳圣女馬小桃。在馬小桃身上,他是寄予了厚望的。憑借著本能的催動,馬小桃的修為已經接近超級斗羅,而且,也是極致武魂啊!她那極致武魂中的邪氣,在圣靈教的特殊手段刺冇激下,成為了極致之火的燃料,讓馬小桃冇實力在這幾年來持續暴增。未來必然是圣靈教中流砥柱。
  
  在鐘離烏的計劃中,最多再有十年時間,馬小桃就有沖擊極限斗羅的可能,一旦沖擊完成,那么,她的神志也會徹底迷失,成為一個極限斗羅級別的傀儡。
  
  那時候,就算是死神斗羅葉夕水、龍皇斗羅龍逍遙都不在了,圣靈教依舊實力強大。
  
  所以,當霍雨浩提出要馬小桃的時候,鐘離烏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就拒絕了。
  
  他對鳳菱有感情,但相比圣靈教的未來來說,這份感情就不算什么了。利益至上,一向是圣靈教的宗旨。
  
  “這么說,你不要她的性命了?”霍雨浩緩緩將手中鳳菱提起。
  
  “噌”的一聲,他的食指驟然彈起,一柄暗金色利刃也隨之彈出,長達尺余的暗金色利刃上光芒閃爍,鋒銳之處,距離鳳菱咽喉不過寸許。
  
  “住手。”鐘離烏怒喝一聲。
  
  他心中糾結啊!他是真不舍得鳳菱死去。他第一次對于這次的行動有些后悔了。如果不是自己主動要求來完成這場戰斗。烏云就不會死,鳳菱也不會落在霍雨浩手中。
  
  那個僵尸冰熊王雖然珍貴,但相比于兩位超級斗羅,卻還有著不小的差距啊!鐘離烏下意識的攥緊雙拳。
  
  霍雨浩淡淡的道:“教主大人盡可以多考慮一會兒,反正我也不著急,這十場車輪戰,我巴不得多休息一會兒呢。”他直接點出了自己的弱點,而且還笑瞇瞇的看著鐘離烏,根本就不怕他不就范的樣子。
  
  鐘離烏的呼吸變得有些粗重了,他很清楚,不遠處,日月帝國大軍的將領們都在看著自己。
  
  他已經立下了軍令狀。如果這次失敗了,就算不被軍法處置,他在軍中的威望也必然是一落千丈。
  
  現在他已是勢成騎虎。怎么辦?各種念頭在鐘離烏腦海中不斷閃爍。他現在真的有些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
  
  鳳菱,他舍不得。可是,火鳳圣女,他更加舍不得啊!
  
  深吸口氣,鐘離烏的眼神變得陰沉起來,“火鳳圣女,不可能交給你。她已是我教中流砥柱之一,就算是身為教主的我,也沒有權利用她來換取小鳳。如果你愿意的話,我可以讓她成為你下一戰的對手。你憑借自己實力將她擄走,我無話可說。但是,直接交給你卻不行。”
  
  “一言為定。”霍雨浩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說道。
  
  鐘離烏眼底寒光一閃,向身后一招手。
  
  一股恐怖的氣勢頓時迸發而出,清越激昂的鳳鳴聲隨之響起,“昂——”
  
  和鳳菱的鳳鳴聲不同,鳳菱的鳳鳴極為尖銳,而這一聲鳳鳴,在清越中卻充滿了霸氣。霸氣十足!威棱天下。
  
  煊赫的氣勢在空中爆發,熾熱的氣流隨之涌動。一個人,緩緩從日月帝國人群中走了出來。
  
  她的速度不快,但每一步跨出,卻都在地面上留下一個火紅色的腳印,火紅色的光芒凝而不散。
  
  她穿著一件紅色的大斗篷,將自己的頭部也遮蓋在其中,那煊赫而熾熱的氣勢,正是從她身上綻放而出的。
  
  霍雨浩眼神凝滯,注視著她,是你嗎?姐姐。
  
  那紅色斗篷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質制作的,在那灼熱的氣流灼燒之下,并沒有任何破損的跡象。
  
  鐘離烏卻轉身走向了一眾魂導師,咬緊牙關,又買了一件九級精神防御魂導器拿了回來。
  
  這一次,是一個手鐲,他重新走回到那紅衣人面前。
  
  紅衣人抬起左手,她的手掌白皙,但卻散發著淡淡的紅色氣流,濃烈的魂力波動,竟是有些壓抑不住似的。
  
  那熾熱的氣息,仿佛隨時都會如同火山爆發一般迸發而出。
  
  鐘離烏將手鐲給她戴上,然后轉向霍雨浩,沉聲道:“她在這里了,你可以放了鳳菱。”
  
  霍雨浩冷聲道:“我怎么知道她就是,讓她掀起頭上斗篷,露出本來面目。”
  
  鐘離烏點了下頭,身邊的紅衣人比了個手勢。
  
  紅衣人抬起手,掀開了自己頭上斗篷。當她的面龐露出來的一瞬間,霍雨浩瞳孔驟然收縮。
  
  這些年,他一直在想方設法的尋找馬小桃,此時終于見到,心頭卻是一沉。
  
  馬小桃還是馬小桃,相貌沒有半分變化,歲月也沒有在她美麗的面龐上留下任何痕跡。但是,她那雙眼睛卻變了。
  
  馬小桃的雙眼,已經完全冇變成了紅色,無論是白眼珠還是黑眼珠,甚至連瞳孔,都完全是紅色。深邃的紅色,仿佛隨時都有可能從那雙眼瞳之中滴出血來似的。
  
  當她抬起頭,看向霍雨浩的時候,一雙眼瞳之中,只有無盡的殺意與恐怖的邪氣。
  
  小桃姐!霍雨浩的心在顫抖。
  
  小桃姐,是我害了你啊!當初相見,因為種種原因,我沒能將你帶走。后來被圣靈教三長老、四長老帶著邪君魂導師團圍攻。導致王秋兒獻祭。秋兒獻祭之后,史萊克學院又遭遇獸潮危機,霍雨浩不得不第一時間趕回史萊克。等他再想去找馬小桃的時候,卻再也沒有了她的蹤跡。
  
  而幾年之后的今天,當他再次見到馬小桃的時候,他能夠清楚的感覺到,此時的她,似乎已經失去了靈魂一般。完全成為了圣靈教的殺戮機器。
  
  霍雨浩內心殺機瞬間就像爆發的火山一般被激發了出來。圣靈教、圣靈教!
  
  他的眼神瞬間變得無比冰冷,凝視向鐘離烏。鐘離烏只是嘴角處掛出了一絲冷笑,扭頭向身邊的馬小桃說道:“殺了他。”
  
  當著雙方這么多人,說出的話不能不算。霍雨浩右手一抖,手中鳳菱就朝著鐘離烏飛了過去。而也幾乎同時,馬小桃已經宛如一團烈焰一般,向他撲去。
  
  空氣瞬間因為熾熱而變得扭曲起來,馬小桃整個人就像是瘋了一般,雙臂張開,一道鳳凰形態的暗紅色火焰直奔霍雨浩暴沖而至。
  
  鳳凰嘯天擊,一上來,就是她拿手的第四魂技。
  
  馬小桃的鳳凰火焰和以前相比,更加強大了,熾熱的極致之火還混合著連霍雨浩也無法完全認清楚的恐怖能量,瘋狂的朝著霍雨浩沖擊而至。馬小桃自己身上,也瞬間升騰起九個魂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