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獸神的強勢(上)

緋雪圣城,非常的美麗。

“真美。”兩名道君并肩飛行著,看到了遠處的緋雪圣城,整個圣城有著無數的宮殿群洞府,連綿起伏,都是建造在云霧上,美輪美奐。并且‘緋雪圣城’永遠有著無數的雪花飄蕩,雪花中的圣城,愈加顯得圣潔。

“鐵炫大哥,你不是說,八大圣城之一的‘緋雪圣城’是兇名在外的‘緋雪魔宮’統治的嗎?緋雪魔宮的弟子們個個邪惡無比,魔性十足,都是大罪惡之輩……這如此美麗的圣城,真的是這群魔頭們在統治?”年輕的紫衣青年道君傳音問道。

“哈哈,凡事都不能看外表!”那穿著甲鎧很是雄壯的‘鐵炫道君’笑著傳音道,“緋雪魔宮的確是極邪惡的門派,可這里是他們的老巢,也是整個道盟八大圣城之一,他們當然要管理好!你看,那飄蕩的雪花很美麗吧?可在修行者中卻有這樣的說法,說緋雪圣城的‘雪花’是無數死去生靈的血……”

紫衣青年一想到那漫天飄蕩的美麗雪花,是無數的血,不由面色微變。

“紫炎,你剛成道君,也是第一次來圣城。”鐵炫道君一邊并肩飛著,一邊遙遙指著說著,“我就和你說說圣城的規矩,你看,那一座座宮殿建筑等等,但凡是禁制籠罩的范圍,都是絕對不能廝殺動手的。不管你實力多強,都不能動手,一旦廝殺了,那就是挑釁道盟的威嚴,也是挑釁緋雪魔宮的威嚴!緋雪魔宮作為統治者,會立即派出大能斬殺違背規矩者。”

紫衣青年聽了連點頭。

“所以圣城還是很安全的,有很多道君都會租下一座洞府在這潛修,因為即便是永恒帝君們都是不敢破壞規矩的。”鐵炫道君說道。

“嗯。”紫衣青年連點頭。

破壞規矩?

挑釁緋雪魔宮?挑釁道盟?他一個敢突破的小小道君哪里敢想。

“在諸多宮殿的禁制之外……卻是可以廝殺的。”鐵炫道君說道,“所以還是小心點。”

“我一直跟著鐵炫大哥就行了。”紫衣道君說道,隨即好奇問道。“有沒有大能在圣城動過手?破壞圣城的規矩?”

“傳說中的三大主宰肯定敢。”鐵炫道君說道,“還有道盟內部紛爭!道盟太大,所以最頂尖勢力彼此廝殺的也很多,緋雪城主據說殺戮無數極為兇殘,死在他手中的道盟帝君都有一堆,正是在殺戮中才鑄就了他的地位,才能擁有這一座圣城的統治權,并且命名為緋雪圣城!”

八大圣城,歷史悠久。

統治者,也是會變幻交替的。像緋雪城主在合道之前。這一座圣城是另外的勢力統治,那時還不叫緋雪圣城。只是后來緋雪城主強勢崛起,許多大罪孽邪魔之輩都跟隨他,形成龐大勢力。勢力足夠強了,自然就占據了一座圣城。

“鐵炫大哥,你快看。”紫衣青年臉色一變,連遙指向遠處。

鐵炫道君也疑惑看去。

只見遙遠處的半空中,忽然裂開了一道黑漆漆的傷口,這黑色的空間裂縫中走出了一名背著黑色神劍的白衣少年。這白衣少年站在遙遠處的半空中,目光朝四周掃視了一眼,一股浩浩蕩蕩的可怕威壓便降臨了。

龐大的世界投影,瞬間鎮壓籠罩了整個緋雪圣城。

“這。這……”紫衣青年、鐵炫道君都臉色大變,他們看著周圍的世界虛影,都感覺到了發自心靈的恐懼。

這世界虛影威力并沒有爆發,可僅僅如此。威壓就讓他們恐懼了。如果一旦爆發,他們都明白,他們會瞬間被滅殺。

他們的感覺并沒有錯!以紀寧如今的世界投影。便是永恒帝君都會色變,別說道君們了。

“誰!”

“是誰鎮壓圣城?”

“誰,挑釁我緋雪魔宮?”

在緋雪圣城的一個角落,那巍峨高大的魔宮中立即有一股股強大氣息沖天而起,一道道身影飛起,為首的正是緋雪城主的法身!他身后還跟隨著其他一名名帝君們,這些永恒帝君們,有些是法身,有些則是本尊。

浩浩蕩蕩二十余名帝君們氣勢匯聚,也極為的可怕。

“緋雪!”白衣少年冷漠喊道,聲音響徹天地。

“怎么了?”

“這都怎么回事?”

“怎么多永恒帝君出現了?”大量的洞府內許多潛修的道君都出來了,還有許多宮殿建筑內,一些侍者們,一些道君們,一些弱小的世界境們,個個都震驚好奇的看著遠處發生的場景。這恐怕是他們一輩子都很難看到的場景。

一名白衣少年,和緋雪城主為首的二十余名永恒帝君,雙方遙遙對峙。

“鐵炫大哥,你不是說,不是說……這里很安全,只有三大主宰、道盟最頂尖大勢力才敢挑釁緋雪魔宮嗎?”紫衣青年有些呆滯。

“很少有敢挑釁的,可還是有不怕緋雪魔宮的。”鐵炫道君也有些被驚呆了,隨即連拉著自己的兄弟,躲進了臨近的一座宮殿群保護禁制范圍內,“先躲起來,這等大能一旦交手,波及到我們,我們就完了。”

“嗯嗯。”紫衣青年也連點頭,可眼中卻滿是興奮。

“咦,那位白衣少年,不是北冥道君嗎?”旁邊傳來說話的聲音,是其他正在觀戰的道君們。

“對啊。”鐵炫道君也震驚疑惑看著,“這和我買來的情報中畫的模樣一模一樣,那位白衣少年就是北冥道君,北冥道君怎么敢挑釁緋雪魔宮的?再厲害的道君,也遠遠無法和圣城之主他們相比啊,這,這也太奇怪了。”

“鐵炫大哥,那位就是北冥道君?”紫衣青年好奇連問道。

“看起來應該是,可北冥道君應該不敢挑釁整個緋雪魔宮吧。”鐵炫道君疑惑,“我都不敢確定,到底是不是北冥道君了。”

就在這時——

“北冥,你真是自尋死路。”遠處帶領著一群永恒帝君的緋雪城主的聲音回蕩天地間,也讓整個緋雪圣城無數疑惑的修行者們都明白了,那位白衣少年正是傳說中的‘北冥道君’。

“太厲害了,一名道君竟然敢如此霸道的挑釁整個緋雪魔宮,這可是八大圣城之一的勢力啊。”

“北冥道君。”

“真是厲害。”

“竟然有這等膽色,就算敗了,我也佩服他。”

無數修行者們驚嘆,他們很自然的就站在了紀寧這邊,因為這些修行者們就算再修煉想要成為‘永恒帝君’都是很渺茫不太可能的事。他們終其一生能成四步道君就不錯了,所以能有一名道君敢挑釁緋雪魔宮,這讓他們感到揚眉吐氣,感到發自骨子里的爽!

我們道君是弱!

可我們最強的道君,也敢挑釁八大圣城之一的勢力!

雖然無數修行者心中支持紀寧,可他們也都覺得,這位北冥道君是沒有任何獲勝希望,甚至連活下去的可能都很低。

……

紀寧一路趕路,他如今境界更高,撕裂時空穿梭距離也更遠。

當終于抵達緋雪圣城后,紀寧毫不猶豫就施展出了心之世界投影,先給對方一個下馬威!頓時對方的一群永恒帝君們都飛了出來,一眼看去,足足有二十六位之多!不過紀寧感覺,大半都只是些法身之類的。

為首的緋雪城主也僅僅只是法身。

“緋雪。”紀寧開口。

遠處前方站在半空中的浩浩蕩蕩的一群永恒帝君中,為首的緋雪城主卻有些難以置信,他都不敢相信紀寧會殺到他老巢來,不是找死么?跟著就笑起來:“北冥,你真是自尋死路。”

“有本事殺我,盡管來。”紀寧目光掃過這眼前的氣勢滔天的一大群永恒帝君,笑道,“怎么,打算一起上?也行,我一個打你們二十幾個帝君,也夠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