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六章 行尸走肉般的唐雅(下)

  南宮碗愣了一下,苦笑道:“這恐怕有些困難。距離那幾個魂導器陣地近的地方,都有重兵把守,而且各種探測魂導器俱全,想要不被發現做手腳,實在是難上加難。你們是準備發動了嗎?”說到這里,他眼中不禁流露出幾分擔憂之色。
  
  霍雨浩淡然道:“三長老不用擔心,就算是我們發動,我也會給你找好退路的。你要盡量幫我找這么個地方出來,實在不行,稍微距離魂導器陣地遠一點也行,但要距離我們這邊也遠一些。這樣我們才好按計劃行事。”
  
  南宮碗知道,自己根本沒有選擇的余地,他是最怕霍雨浩暴露的,霍雨浩所化身的假面斗羅跟他一起回來,一旦霍雨浩暴露,他也就暴露了。
  
  “好吧,我盡力。”
  
  吃過晚餐,南宮碗就匆匆走了,他對這軍營中的情況自然要比霍雨浩熟悉得多。
  
  一個時辰后,南宮碗來到霍雨浩的帳篷內找他。
  
  “唐五,有辦法了。”直到現在,他都還以為霍雨浩是唐五呢。
  
  霍雨浩皺了皺眉,道:“叫我假面。”
  
  南宮碗滯了滯,道:“好吧,假面。好像有機會了,而且機會還相當不錯。我們圣靈教有監軍的權力,剛才教主傳下令來,讓我們明天下午去幾個魂導器陣地巡視一圈。那幾個魂導器陣地之中,屬于護國之手的兩個魂導器陣地比較麻煩,他們也不太買咱們的帳,但另外三個魂導器陣地負責防御的普通魂導師軍團對我們還是很客氣的。到時候不如我們一起走一趟,你找找機會?”
  
  霍雨浩聞言大喜,“這樣就最好了。那就這么定了。你跟教主說,明天我隨同你一起去巡視。”
  
  “好。”南宮碗答應一聲,遲疑了一下后,道:“如果你們明天就展開行動的話,那我怎么辦?”
  
  霍雨浩道:“你放心,我會給你想一個妥善辦法的。到時候我會假死,你裝作不知情就是了。至于你身上的禁制,我會在全面發動之后,幫你解除。你是聰明人,應該明白,如果你那時候拆穿我們的話,你自己也要倒霉。”
  
  南宮碗趕忙道:“那是當然、那是當然了。你放心,只要你們守信諾,幫我解除禁制,就算是以后再來找我,我也盡量幫你們。”霍雨浩這個假面斗羅是他帶回來的,也就相當于是他的把柄。至少在這次行動中,霍雨浩一點都不擔心他會出賣自己。至于他說以后的事,霍雨浩卻沒往心里去,以后的事情誰說的準,沒有了脅迫的東西,南宮碗會就范?
  
  不過現在對于史萊克眾人來說,救出唐雅才是重中之重。
  
  送走了南宮碗,霍雨浩立刻再次用精神屏障封冇鎖了自己的帳篷,然后迅速召喚出亡靈之門,和伙伴們計議起來。有了南宮碗提供的消息,他的計劃冇最重要一環已經能夠完成,接下來,就是將整個計劃完善的過程了,而明天晚上,就是執行的時間。
  
  在亡靈半位面計議了一個時辰后,霍雨浩重新返回到帳篷內。精神屏障十分正常,并沒有被觸動。但他卻沒有休息,而是再次凝結出一個精神體,悄悄出了營帳,按照之前幾天探查清楚的路線,迅速離開軍營,朝著遠方而去。
  
  日月帝國方面對外的探測魂導器是全方位的,但這全方位卻絕對不是所有種類魂導器都能夠完成全方位探測。
  
  經過這兩天的觀察,霍雨浩早就找到了其中一些縫隙,在模擬魂技隱身能力的作用下,再加上他的精神體也不怕熱能探測魂導器。只是回避了波動探測魂導器和精神探測魂導器之后,他就悄悄的溜出了軍營,直奔天靈城方向而去。在他這精神體身上,還攜帶者之前維娜公主給他的信號魂導器。
  
  一個時辰后,霍雨浩的精神體悄無聲息的重新返回,用同樣的方法溜回了軍營之中,迅速返回到他的營帳內,與本體重新融合。
  
  準備工作已經完成大半,接下來,就要看明天的了。
  
  此時已是深夜,霍雨浩在帳篷內朝著唐雅所在帳篷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才閉上雙眸,真正進入到冥想狀態,為了明天的行動,他一定要讓自己保持一個最佳精神狀態。
  
  清晨,一大早霍雨浩就起來了。修煉了紫極魔瞳之后,朝著食堂方向走去。
  
  正走著,他突然感覺到了什么,下意識的回身看去,正好看到唐雅平靜的朝著這個方向走來。
  
  這幾天,他也先后見過唐雅幾次,但唐雅幾乎沒有開口與任何人說過話,整個人就像是雕塑一般,或者說是行尸走肉。
  
  但霍雨浩能夠肯定的是,唐雅并沒有完全失去意識,否則的話,她這個圣女未來如何被圣靈教利用?圣靈教應該是指望著她和馬小桃將圣靈教發揚光大的,如果只是傀儡,那又怎么可能呢?
  
  “圣女。”霍雨浩停下腳步,向走過來的唐雅躬身行禮。
  
  “嗯。”唐雅點了點頭,依舊是冷淡的回應了一聲。
  
  正當霍雨浩以為她要從自己面前走過去吃飯的時候,唐雅突然停下了腳步,轉過身來面對他,冷冷的道:“七長老,你的氣息似乎有些變化。是不是最近修煉出了什么問題?”
  
  “嗯?”霍雨浩心頭一緊,這還是他潛入進來以后,第一次聽到唐雅說話,唐雅的聲音和以前相比,并沒有什么太大的變化,但其中卻失去了感情波動,就像是機械化的在說話似的。
  
  “圣女,您覺得是哪方面出現了變化呢?”霍雨浩的心志極其沉穩,處變不驚,反而是面帶微笑的反問道。
  
  唐雅似乎愣了愣,皺眉道:“我也說不好,只是覺得你的氣息似乎比以前親切了點,也有了點熟悉的感覺似的。不像以前那么討厭了。”
  
  “呃……”當唐雅說討厭假面斗羅的時候,竟然沒有半分遮掩,這實在是令霍雨浩心中有些詫異。唐雅雖然是圣女,但畢竟只是魂斗羅級別修為啊!竟然對一位長老如此不客氣。
  
  “藍銀。”正在這時,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聽到這個聲音,霍雨浩頓時全身一緊。趕忙躬身向后退出幾步,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恭敬說道:“屬下參見教主。”
  
  那蒼老的聲音,可不正是圣靈教教主鐘離烏么?
  
  唐雅就沒有霍雨浩那么恭敬了,她只是朝著鐘離烏的方向微微躬身致意。
  
  鐘離烏來到唐雅身邊,掀開了頭上斗篷。
  
  這還是霍雨浩第一次近距離的看到這位圣靈教教主的模樣。
  
  鐘離烏冇有著一頭銀色短發,頭發十分細密,發絲看上去十分堅硬,猶如鋼針一般。星眉朗目,鼻直口方,相貌竟然是相當的英俊。一雙眼睛卻是深紫色的,隱約透露著深邃的氣息。如果只是看他的外表,是怎么也感受不到他身上有邪魂師氣息的。
  
  他長得很年輕,如果沒有那一頭銀發的話,看起來也不過就是一名中年人。可霍雨浩卻知道,這位鐘離烏教主,相比于自己老是穆恩以及死神斗羅葉夕水那一代人,只是遞了一輩而已。論年齡,至少也超過一百八十歲了吧。竟然看上去還如此年輕。
  
  “沒說什么。”唐雅冷淡的回應著鐘冇離烏的疑問,反而是讓霍雨浩暗暗松了口氣。
  
  鐘離烏微微一笑,道:“還在記恨七長老啊?當初,他也不是故意嚇唬你的。沒想到,你還挺記仇的。我已經叮囑過他了,以后無論如何都不會在你面前施展魔蛆武魂,你放心好了。走吧,去吃飯。”
  
  一邊說著,鐘離烏竟然主動去拉起唐雅的手,朝著食堂方向走去。
  
  嗯?看著鐘離烏和唐雅十分親熱的樣子,霍雨浩心中不禁有些怪異的感覺。難道說,這鐘離烏冇有對小雅老師不軌的念頭?可是,他都已經一百八十多歲了吧。
  
  目送著鐘離烏和唐雅朝著食堂方向走去,為了避免被對方懷疑,霍雨浩也只能咬牙跟在后面。
  
  正在這時,鐘離烏卻停下了腳步。
  
  霍雨浩心頭一緊,難道他發現了什么?
  
  鐘離烏回過頭看向霍雨浩,道:“假面,你就先不要過來了。藍銀圣女看著你會沒什么食欲。你先回去,待會兒再來吃飯。”
  
  聽他這么一說,霍雨浩頓時大喜過望,如獲大赦,恭敬的向鐘離烏行禮之后轉身就走。誰想和你們一起吃飯啊!
  
  快速回轉自己的營帳,霍雨浩進了門之后,才算是長出口氣,之前真的是好險啊!小雅老師似乎是發現了什么,幸好她仿佛有些木訥,并沒有向鐘離烏說明。
  
  對于霍雨浩來說,現在最穩妥的方法應該是迅速逃走,以防不測。但他真的能走么?走了的話,之前所有的準備工作都將會前功盡棄。
  
  不能走,賭一把吧。賭小雅老師沒有真正認出自己,也沒有對鐘離烏多說什么。
  
  想到這里,霍雨浩不禁有些緊張,一旦被發現,那就會前功盡棄,而且自己立刻就會處于極度危險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