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七宝琉璃VS灵眸(四)

这也就是他在霍雨浩身边,两人武魂融合,对彼此的武魂都有很强的免疫能力,换了其他人,就算没有被霍雨浩这一击正面命中,恐怕也会出现晕眩。
  如果?#30340;?#22825;在刚才是觉得大脑被针刺了一下,那么,这一次,她只觉得自己被一柄大锤狠狠砸中了似的,眼前一片空白,身体一软,就倒在了地上,更有如同小蛇一般的鲜血顺着鼻子和嘴里流淌而出。

  她的第二魂技能够解除的只是辅助技能,而霍雨浩的灵魂冲击乃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神?#20498;?#20987;技能,又其实她那第二魂技所能抵消的?更何况,这一击乃是霍雨浩与王冬合力完成的。七宝琉璃塔武魂再强,也没有防御精神?#20498;?#20987;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27492;擔?#23425;天的增幅能力其实是正好被霍雨浩所克制的。

  已经发足冲向霍雨浩三人的巫风身体突然一缓,刚刚得到增幅的速度和力量全部消失了。她吃惊的回头看向宁天,正好看到她倒下去的样子。再也顾不得去攻敌,返身跑回宁天身边,一把将她抱住。

  “宁天、宁天你怎么了?”看着口鼻出血的宁天,巫风顿?#34987;?#20102;手脚。

  萧萧骤然回身看向霍雨浩和王冬,吃惊的低声道:“你们俩搞的?”

  王冬得意的一笑,霍雨浩耸耸肩膀,道:“你这个搞字用的不好。”

  一旁的监考?#40092;?#37117;有些发呆,还是在霍雨浩的提醒下,才宣布他们获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尽管巫风依旧是一脸的不服气,但失去?#22235;?#22825;的辅助和南门允儿的速度,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是王冬和双生武魂的萧萧对手。而且,她急于去救治宁天,也顾不上这许多了。

  观战高台之上,木槿早已是完全呆滞了,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名大魂师加一名魂尊,更是有天下第一器武魂之称的七宝琉璃塔魂尊,居然输给了两名大魂师加一名只有十年魂环的魂师。

  别说她不信,只要是听了这种实力对比的,估计没人会相信。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宁天她们三人就是输了。

  帆羽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向周漪道:“这真是一场精彩的比赛。你的学生令我很惊讶。尤其是那霍雨浩,没想到,他竟?#25442;?#26377;这样的能力。”

  周漪眼中只有欣慰,“我们走吧。”一边说着,她率先向高台的台阶处走去,在经过木槿身边的时候,冷冷的扫视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纵身一跃,就从二十米的高台上跳了下去。

  帆羽却是连看都没有看木槿一样,同样是飘身而落,跟着周漪去了。

  “你们两个刚才做了什么?那宁天怎么会就昏迷了?”出了?#24049;?#21306;,萧萧还不忘问出心中的疑惑。

  霍雨浩呵呵笑道:“是我用精神力发动的冲击,她猝不及防之下,被我用精神力撞晕了。”

  “啊?还能这样?难怪她之前的魂技就被打断过,也是你了?”萧萧一脸的震惊。

  霍雨浩点了点头,道:“或许这就是本体武魂的优势吧。而且,这也有我们唐门练眼绝学紫极魔瞳的作用在。我用紫极魔瞳来催动自己的精神力,才能产生这么好的攻击效果。至于我后来叫王冬回来之后精神冲击变强,那是因为,我们这几天练成了武魂融合技。”

  大家是队?#30505;?#33831;萧在前面的比赛中尽心尽力,而?#19968;?#38632;浩和王冬的浩冬之力在后面比赛中肯定还要再用,瞒是瞒不住的。所幸就说出来,以免萧萧心中产生隔阂。

  萧萧呆呆?#30446;?#30528;他们,指指霍雨浩,再指指王冬,蹦出了一句令二人哭笑不得的话:“我越来越怀疑你们两个搞基了……”

  霍雨浩挠挠头,道:“什么是搞基?”

  萧萧分别拉起霍雨浩和王冬的一只手,再把他们俩的手放在一起,鄙视?#30446;?#20102;霍雨浩一眼,道:“这么流行的东西你都不知道。搞基,就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爱情。”

  “你……”

  霍雨浩和王冬同时暴走,萧萧却在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中掉头就跑,甚至还不忘?#22836;?#20986;她那九凤来仪箫,吹奏起减速之曲来减慢两个?#38450;醇一?#30340;速度。

  与他们欢天喜地的笑闹截然相反的是,宁天在医务室经过治疗系高阶魂师的帮助才缓缓清醒过来。

  才一醒转,她就忍不住抱着自己的头蜷缩在一起,大脑传来的一阵阵剧痛令她额头上立刻冷汗涔涔。

  “宁天、宁天……”

  巫风关切的抱住她的身体,南门允儿也站在一旁,一脸的困惑。

  她们的木槿?#40092;α成?#21313;分阴沉,向刚刚为宁天治疗过的?#40092;ξ实潰骸?#22905;这是怎么回事?是什么导致她昏迷的?”

  治?#35780;鲜?#27785;吟道:“我也说不好,感觉上,就像是她的头部被重击,从而引起的脑震荡似的。你也知道,我们的大脑是全身最精密的器官,时?#20004;?#26085;也没?#22235;?#22815;真正的研究透大脑的情况。我也只能从表象上进?#20449;?#26029;。不过,她自身魂力有很好的调整能力,问题已经不大了,用不了多久就能?#25351;?#36807;来。”

  “谢谢。”木槿?#36824;?#20102;治?#35780;鲜Γ?#26469;到床边。

  在短暂的不?#35270;?#20043;后,宁天的头痛渐渐得?#20801;?#32531;,呼吸也平稳了许多。

  南门允儿低声向木槿?#23454;潰骸?#26408;?#40092;Γ?#31350;竟是怎么回事?我们是怎么输掉的比赛?”直到现在她还不明白己方是怎么输的。

  木槿?#25104;?#27785;凝,闭口不言,南门允儿的疑问又何尝不是她心中的疑惑呢?她也不知道这一战究竟是输在那里。她在高台上观战,虽然能够看清比赛的情况,但却看不清细节。尤其是在王冬用双翼掩护之下,霍雨浩以浩冬之力发动灵魂冲击的那一下,她更是看不到丝毫情况。这个答案也只有等宁天醒来后才有解答?#30446;?#33021;。

  足足又过了一刻钟之久,宁天才缓缓从昏迷中清醒过来,?#24444;?#30529;开双眼的时候,忍不住又皱起了眉头,头部的疼痛已经缓解了许多,思绪也渐渐回归。

  巫风将她扶起来喝了点水,宁天苍白的?#25104;?#36825;才好看了一些,看到木槿站在窗前,她那俏脸上不禁流露出一丝羞惭之色,“木?#40092;Γ?#25105;们熟了。”

  木槿向她点了点头,温和的道:“没事,比赛输了不要紧,只要你人没事就好。”

  木槿的话令宁天心中一暖,“木?#40092;Γ?#24744;在观战台,能看出我们是输在什么地方么?”

  木槿一呆,“你也不知道?”

  宁天手扶额头,定了定神,“当时我刚刚为巫风辅助完毕,为了保险起见,我也为自己附加了三大辅助技能。可是,就在下一刻,我好像看到了一团紫金色光芒在我眼前放大,然后就像是有一个大铁锤砸了我的头一下似的,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巫风愤怒的道:“那几个混蛋下手这么狠,木?#40092;Γ?#19981;能就这?#27492;?#20102;。”

  木槿冷冷的扫了她一眼,“那你还想怎样?那是?#24049;耍?#20320;?#26197;?#26159;宗门比斗么?”

  巫风低下头不说话了,但双拳却攥得紧紧的,眼中不只有怒火,更有一份深深的恨意。

  木槿向宁天?#23454;潰骸?#20320;再仔细想想,在你昏迷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宁天思索片刻后,道:“我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问题应该是出现在那一环魂师身上。从始至终,他的魂环始终在闪亮,也就是说,他一直在施展着一个我们感觉不到却在影响着战局的魂技。我隐约看到过,他眼中似乎有金色的光芒?#20102;浮?#20182;们这样的一支团队,有一位实力很强的强攻系战魂师,还有一位双生武魂?#30446;?#21046;系战魂师。能与这样的两名新生一组,那个只有一个十年魂环的新生凭什么?他一定是有什?#21050;?#27530;的能力。他在之前最关键的时刻,就曾经中断过我的辅助,当时我只觉得头像是被针扎了一下似的。而第二次,他的攻击就要强的多了。”

  木槿心中一动,是啊!那名只有一个魂环的新生从始至终都没有什?#21050;?#22810;的行动,一直都是光明女神蝶魂师和双生武魂魂师在战斗,那么,他起到的作用又是什么呢?难?#31181;?#28458;会那么有信心,这个只有十年魂环的新生一定有什么秘密。

  平复下内心的那份怨愤,木槿道:“输了就是输了,但输了要总结经验教训,你们已经通过了新生?#24049;恕?#26410;来与他们之间的竞争必定还会再次出现。宁天,你好好休息吧。”

  “谢谢木?#40092;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