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太子(中)

 林佳毅惶恐的單膝跪倒道:“堂主,霍雨浩被皇室糾察隊的人抓走了。”
  
  “嗯?”鏡紅塵雙眸睜大了幾分,“皇室糾察隊?怎么回事?”
  
  林佳毅對于霍雨浩和王少杰之間的矛盾還是清楚的,王少杰欺生,反而被霍雨浩用精神屬性魂技弄的昏迷了十幾天他都很清楚。軒梓文還特意為這件事找過他。
  
  當下,原原本本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聽了他的話,鏡紅塵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皇室糾察隊這些小兔崽子想造反么?竟敢到我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抓人。誰給他們的膽子?老夫就替陛下收拾、收拾他們。我們走。”
  
  說著,他就向外走去。
  
  林佳毅適時提醒道:“堂主,您恐怕要快一點。皇室糾察隊那些人下手很黑。我怕霍雨浩會被他們……”
  
  “知道了。”鏡紅塵寒光閃爍,顯然是動了真火。霍雨浩的死活他才不關心,但卻絕對不能死在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這不是要了他孫子、孫女的命么?他本來也不認為霍雨浩是一個多好的魂導師.霍雨浩參加交流,更大程度是充作人質質押在這里的。
  
  同時,他也很清楚霍雨浩對于史萊克學院意味著什么,極致屬性魂師,還是雙生武魂啊!鏡紅塵不知道多么眼饞。但從當初霍雨浩站在龍神斗羅穆老身邊的時候他就知道,自己是不可能籠絡到這個年輕人的。
  
  如果霍雨浩真的出了事…,鏡紅塵有些不敢想象了。那就不是他孫子、孫女回不來的問題,恐怕整個史萊克學院都會暴動,立刻站到日月帝國的對立面,甚至有可能向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直接發起攻擊。
  
  史萊克學院他是去過的,那里強者如云。就算是本體宗都被驚退,他也不得不留下一件九級魂導器才能完整的回來。
  
  在內心之中,他是絕不愿意承認自己懼怕史萊克學院的,但事實上,他對史萊克學院卻有著深深的忌憚。萬年底蘊的一所學院,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啊!大陸第一的名頭可不只是叫叫那么簡單。在原屬斗羅大陸三國之中,史萊克學院的潛勢力之強,連日月帝國軍方都不敢輕舉妄動。
  
  日月帝國皇宮。
  
  橘子在距離皇宮還有千米外就收斂雙翼落了下來。她也是不得不落下了。明都上空是禁止飛行的。尤其是市中心區域。已經負責巡邏的魂導師衛隊在空中攔截了她。讓她立刻降落。
  
  橘子面罩寒霜,從懷中掏出一面牌子。那是一面通體暗金色,上面銘刻著一條張牙舞爪火龍的令牌。
  
  魂導師衛隊看到這塊令牌,立刻全部跪倒在地,恭敬行禮。
  
  橘子卻不理他們,立刻朝著皇宮大門的方向跑去。
  
  他不能有事,一定不能讓他有事。
  
  她太清楚皇室糾察隊那些人的手段了,哪怕只是被抓進去一會兒,恐怕霍雨浩就再別想完整的出來了。
  
  一邊快步奔跑,她一邊舉起手中的火龍令牌,當她沖到皇宮門口的時候,竟然沒有人敢阻攔,所有守衛反而全都單膝跪地,向她行禮。可見她手中這塊令牌有多么巨大的威力了。
  
  這塊八爪火龍令有著極其重要的象征意義,在皇宮內通行無阻。
  
  從側面繞過皇宮正殿,橘子輕車熟路的向內部跑去,手里一直舉著令牌,只有這樣才能不被人詢問,速度達到最快。
  
  足足跑了近十分鐘,她才來到了一座宮殿前。手持令牌一直沖到宮門處,她的腳步才慢了下來。
  
  門口的守衛看到她并沒有下跪,其中一人微笑著迎了上來,道:“橘子小姐,您來了。殿下正在書房看書呢。”
  
  “嗯,謝謝。我要見殿下。”
  
  “好,您隨我來。”守衛不敢怠慢,帶著橘子立刻向內走去,橘子也順勢將手中的八爪火龍令收了起來。
  
  守衛帶著她來到左側偏殿書房門前,這里又有其他侍從,見到橘子不用吩咐,立刻入內稟報去了。
  
  楠子深吸口氣,盡可能的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此時的她,又變成了那個隱藏于深處的冷靜姑娘。她很清楚,自己馬上要見到的這個人同樣是極其聰明的,稍有不慎,就會路出馬腳。
  
  “橘子來了?進來吧。我不是吩咐過,只要是她來不需通稟直接進來么?”
  
  偏殿大門敞開,侍從有些驚慌的走出來,恭敬的向橘子行禮,作出一個請的手勢。
  
  橘子邁著小碎步走入了這座偏殿之中。
  
  偏殿內富麗堂皇卻又不失古樸,八爪火龍紋在各種擺設上隨處可見。書桌后,一名白衣青年坐在桌案之后。目光溫和的看著她。
  
  這名白衣青年看上去二十七、八歲的樣子。
  
  衣著十分樸素,雙眼炯炯有神,相貌雖然不算太英俊,卻有種上位者必備的威嚴。黝黑的皮膚透露著健康的光澤。
  
  “橘子拜見殿下。”橘子趕忙上前幾步,就要跪下。
  
  白衣青年大手一揮,一股柔和的魂力托住她的身體,“好了,你我之間還需要如此客套么?你心跳速度異于平常,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
  
  橘子心念電轉,在進門之前,她還一片急切,此時心情卻已經平復了許多。沉聲道:“殿下,有一個好機會出現了。我們必須要把握住。”
  
  “哦?”白衣青年有些好奇的問道:“什么好機會?”
  
  橘子道:“事情是這樣的。和我一同拜在軒老師門下的皇室外系子弟王少杰,之前被一個來自史萊克學院的交換生打了。不久前,軒老師讓我和珂珂與這個交換生一起外出試驗全地形探測魂導器,根據我的觀察,這個史萊克學員很不一般。”
  
  白衣青年的興趣顯然被點燃了,“怎么個不一般法?”
  
  橘子道:“根據我的觀察,這個人是雙生武魂。我們日月帝國從來都沒有出現過的雙生武魂。”
  
  “有點意思。”白衣青年示意橘子繼續說下去。
  
  橘子道:“據我所知,這次兩大學院交換生之中,還包括了笑紅塵和夢紅塵在內。他們在堂主的地位您也清楚。而這個史萊克學院的交換生,在史萊克學院地位恐怕不低。今天一早,王少杰找來皇室糾察隊的人,將這個交換生給抓走了。如果這件事被堂主知道了……,”
  
  聞弦歌知雅意,白衣青年頓時明白過來,“嗯,能讓堂主重視的事兒,不是小事。你的意思是?”
  
  楠子道:“堂主在帝國中,地位舉足輕重。眾多皇子幾乎都有與之交好的想法。但陛下卻曾搬出法令,任何皇室子弟不得與明德堂有接觸。誰也不敢違背罷了。”
  
  白衣青年點了點頭,道:“我也一樣。”
  
  橘子又道:“皇室糾察隊這幾年有點太放肆了。就算這次沒有那個史萊克學院交流生,他們在沒有通知我們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的情況下就抓人,堂主恐怕也會發怒吧。您自然是不方便到明德堂去拜會堂主,但如果這件事您提前處理好,我相信在堂主心中一定會留下深刻印象的。”
  
  白衣青年臉上流露出一絲贊許之色,“很好。橘子,你真是越來越聰明了。這件事你的觀察很敏銳。走吧,陪我一起去一趟皇室糾察隊。現在隊長是徐默沉吧。這個混賬囂張的有些過頭了。是該收拾收拾。”
  
  橘子快步走到白衣青年身后,伴隨著輕微的轱轆推動聲,將他推了出來。
  
  是的,這名白衣青年是坐在一張輪椅上的。他的雙腿幾乎是齊根不見。下擺空空如也。
  
  千萬不要小看他是個殘疾人,他就是當今日月帝國大皇子,也是太子,徐天然。日月帝國第一順位繼承人。
  
  橘子在父母身死之后,在外流浪,碰到了徐天然。那時候的徐天然尚未殘疾,就將她收留下來,并且培養她進入了日月皇家魂導師學院學習。
  
  隨著時間的推移,橘子沒有讓徐天然失望,苦修中成長速度越來越快。正因為兩人相交的特殊關系,徐天然對她很信任,橘子對他也確實十分忠心。
  
  當初,徐天然遇襲之時,橘子為了保護她,背上中了兩刀,險些香消玉殞。那次雖然對徐天然打擊巨大,但橘子也從此成為了他心腹中的心腹。對橘子,他幾乎是無條件的信任。橘子心中對星羅帝國的深切仇恨他也同樣清楚,對于橘子的冷靜、果決,他一直都十分欣賞。
  
  徐天然在日月帝國皇室的地位本來穩如磐石,接任皇位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但那次遇襲之后,他失去了雙腿,成為了一名殘疾人,這就令他的地位有所下降了。畢竟,一國之帝君如果是殘疾,這對于國家的影響是相當巨大的。
  
  但徐天然立刻展現出了他鐵腕的一面,強忍傷痛,用雷霆萬鈞的手段將質疑聲壓了下去。甚至找出了暗算他的幕后真兇,他的眾多兄弟之一。